蜷缩的身躯是放倒的花瓶里
正在迸发的芽,搁浅的黑框眼镜下
沉睡了疲惫的喧嚣
牛羊与飞鸟,追捕不了星辰的羽翼

 

可循声入梦:
挂钟上镶嵌着的太阳,现在仍可熠熠燃烧

 

昨天,忘记关上的啤酒盖里
至今仍荡漾着醉意朦胧
隔壁房门倏忽放出的一声啼哭
惊了蛩音,咽了暗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