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来得太晚了
在不缺少酒的时候
已经找不到杯子,暮晚
再也没有了葡萄的颜色

十月的向日葵是昏迷的雨滴
也是燃烧的绸缎
漂浮的草帽遮盖着
隐姓埋名的风景

放大了颗粒的空间
装满黑夜的相册
生命里的怕、毛衣下的痛
风暴聚集了残余的灵魂

晚年来的太晚了
我继续遵循爱与死的预言
一如我的心早就
习惯了可耻的忧伤

作者 / 王寅

喜欢这首诗,优雅且又惆怅满怀,特别是在这个季节的这个时候。梧桐雨淅淅沥沥遮蔽了整个深秋,却愈发把身上的情愁清洗得苍白透彻。“在不缺少酒的时候,已经找不到杯子”,这种可耻的忧伤早已使我们厌倦,但我们无法逃脱,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我们终日在追寻,追寻向日葵样的灿烂,我们希望有着彩虹般炫丽的人生,但向日葵会调零,彩虹会死亡。我们有着强烈的对爱的渴望,但又害怕爱所带来的感情的伤害,我们常常会选择注视,不去靠近。怕这一近会使我们变成路人,那就做那隐姓埋名的风景吧。

在少年的这个季节,人生是黑暗的,我们会受到爱与痛的伤害,我们会有抚摸不到的风景,我们会发现有一天我们所追寻的向日葵在风暴中也会卑躬屈膝,摧眉折腰。这种怕与痛,我们无力承受。晚年来得太晚了,我们疲倦的灵魂需要睡眠,我们所渴望的爱与恨的船需要靠岸。或许在那个时候,在我们去等候死的预言的时候,我们就不用再去追寻,不用再去渴求。

正如宫崎骏在《红猪》里所表达的,“男人四十是头猪”。这也是一种契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