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有写过东西了,是很忙?好像不是。这日子过得太过于混沌,各种慌张。

今年上半年考了个雅思,结果确并不满意,当然,正如我给我自己说的那样,读了这么多年的书我一直没有把英语搞定,多有不甘。人似乎很少会为自己做过的事后悔,遗憾的多是一些没去做或不敢做的事,我是这样认为的。考这个雅思的成本很高,花费了那么长的时间学习不说,特别是报那个培训班的学费太过于高昂,弄得现在自己至今财务紧张。

5月跟邓瑶去了次成都与重庆,是去年她生日时答应她的,跟她出去跑一次。她本来想去色达,但到那的交通实在有诸多不便,所以只好妥协。我好像是真的不愿意去外面跑,我总觉得我欣赏不了那些旅游景点里的自然与人文,自己亲历的那些风光浩渺与巧夺天工好像并没有电影、书和影像集中来得那般炫目与震撼,总觉得去的那些地方少了一些那样的味道,况且还有来回时那么多时间在车上奔波。

现在这个时候,同学多开始去找工作和实习,我也早早的确定了我的方向,就是读博。正如来南师时的初衷,我是来朝圣学术与知识的。选导师与学校是个坚苦烦复的过程,主要原因在于自己的简历过于单薄,研究生过去的两年自己的时间多在做导师的横向项目,发的两篇论文也都被拒。现在时常会抱怨一下现在的导师对自己未来的方向帮助不大,无论是在论文还是读博的相关的事项上给的建设型建议太少。已联系的华师无论是学校层次还是导师的方向都不太满意,而武大则要等现在手上的这篇论文出来后才敢去套瓷。

毕业论文自己也得把它做扎实做好,现在虽然碰到很多困难与挫折,但都会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