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00:00

昨晚又失眠了,我的失眠不是睡不着,而是不想睡。我的这种状态好像延续了好久了吧,半年还是一年我也说不清了。前两天收到邮件域名要续费,我才知道这个博客挂起又已一年了,但写的东西却很少。这段时间自己的心绪并不是那么的波澜不惊,没得写,是自己实在是懒散,不想写。

我是极其讨厌自己现在的这种状态的。

前几天,朋友打来电话叫我去西安玩,车马旅途花费他全都应承,而我硬是予以拒绝。拒绝的理由很简单,就是自己没有那种兴致,天下景致在我眼里都只是在那里唐突兀立,不能察觉其山川形胜,也不能领悟其风土人情。我也不知有多久没有一个人静静的做在某个角落里去看一本杂文小说或者找个时间去看部自己心喜的电影了,有那么一间或兴趣昂起,却也发现自己总是游离在故事之外,这样的游离对故事就是一种屠虐。

我总是试图把自己的时间安排的满满当当,想要去摆脱日后自己将会要走上的那种臃肿浮脱的程序员的生活,那是自己不想要的也不敢去想象的。现在这样终日的满满当当却也是极度疲弱的,并没有见自己有真正潜下心来去做自己想要学或需要去学的。每天总是做那么个时刻后,又会在这里点点,那里留留。虽然自己从不在朋友圈里发言,但还是会花很多时间去浏览别人的交流信息。当然,每天花一两个小时看体育新闻也成为一种常态。这样或那样的中断把每天撕扯得体无完肤。这是一种病态。

我不能去想象自己这样的存在是一种怎样的存在。窗外,校园好像渐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