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校园 下的文章

逃离的樱花的盛开

00:00/00:00

校园的纪念册还没来得及翻开

才发现,有段时月

没有去祭奠

 

习惯在枯叶飘零的日子

去怀念,那些

我们一直想要逃离的樱花的盛开

 

公交车上的拥挤的长鸣

在没有黑夜的城市的黑夜

淹没了,门前挂着的风铃的颜色

会不会也存在着那么一首歌

吟和我们的残阳满地

 

是的,现在我们不需要逃离

因为我们已无路可逃

而剩下的只是萎靡的孤独

还有,血肉模糊后

破败不堪的灵魂

启程

启程

00:00/00:00

来南京有接近两月了,每天都在忙碌,导师的项目压得人无法抬头。我忘记或者是说不能去看看古都的秋,南京秋天的美只能在窗前片刻停留或于食堂就餐的路上一睹其芳,但也极其动人,尤其在风起的时候。这每天的忙碌似乎让自己彻底的的忘记了来学校时所做的打算与计划,上次学院里有去台湾东屏大学交流的名额,申请表是写了,但最终还是没有上交,也没有扔,现在还在书包。我给出的理由是台湾东屏大学学校质量不是太高,而自己研究生期间的任务太重,要学的东西太多,三年时间太短,而如果再去台湾半年,劳民伤财不说,这研究生的学业任务也可能就要大打折扣了,必竟自己来这学校的目的不是混文凭,而是真的想来求知、问学的,如此纯粹。多么冠冕堂皇!我真的是这样,总是能找到托词,给自己的懒散与怯懦。我似乎忘记了想去外面世界走走,特别是台湾,这一直牵绕的悸动!是的,时间总是能把青春抹去,让年少变得一无所知!

考研时定下的要在学校看的那些书也把它给遗弃,这几天突然想起来,再来翻翻,但现在手上的这本《包法利夫人》还是让自己有点难堪。而要学的英语,也只是时不时的记记单词,并没有真正静下心来去真正弄。进学校后同学也好多没有去联系了,还有父母,给出的理由还是太忙。